人才共享在中國是否行得通?

2017-09-08 14:07

如今,國內共享經濟所滲透的垂直領域正以極快的速度和想象力迅速鋪開,《中國分享經濟報告2016》顯示,目前中國共享經濟市場規模已達19560億元,而在共享思維下應運而生的人才共享模式已被越來越多的人廣泛接受。

 

初創公司日益增多,規模越來越小成爲常態。財經作家吳曉波曾說:“未來每一個人將會在蜂窩中工作。”組織形態將更靈活輕巧,人才僱傭將更講究效率。

 

在北京互聯網創新與跨境電商峯會上,神州光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峯表示,“共享人才是我們2015年的時候就做的一個項目”,他在现场跟我们分享了两个故事。

   

第一個經典故事,去年,某海濱城市某銀行要進行20天項目的對接,需要非常資深的網絡公司,當時他們找到了一個國內知名的大服務商。當時那家服務商簽了項目之後,因爲找不到大咖的網絡工程師非常着急。

 

20天的工期要招人非常困難,時間緊急。怎麼辦呢?他們第一時間找到了神州光大,這個項目當時金額非常高,給到用戶的價格是十五萬左右。

 

當時臨時做了人才庫的積累、工程師的畫像等工作,很快就把這個消息發出去之後得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工程師的迴應。這個工程師是國際頂級公司思科的高級SE,正好要帶着他的女朋友到海濱城市去旅遊。到了海濱之後,他的工作場景是這樣的,白天帶着他的女朋友購物、美食、洗海澡,晚上9點之後打着出租車到客戶現場,到11點就回到賓館了。

 

20天之後,這位工程師不但沒有因爲他們的旅行而花費,而且還賺到了15萬塊錢,這就是共享經濟給我們帶來的便利和快捷,利用旅行的時候把閒暇的時間變現。

 

第二個案子:一家做網絡設備的廠商把自主產品賣到了日本大阪,賣到大阪之後,這個設備出了問題,日本客戶通過網上聯繫到了神州光大,需要得到快速的服務。因爲他們當時沒有自己的服務體系,也沒有自己認證的工程師。

 

從中國派工程師過去,機票、住宿,加起來花將近上萬人民幣,還耽誤了一天多的時間。但是,客戶卻對結果非常不滿意。後來有一次客戶到上海出差,高董事長告訴他,“對我來說非常容易,賣到海外的產品,我完全可以在日本的大阪幫你去找到對網絡技能的工程師。通過平臺直播技術,在線學習的技術很快就能掌握產品的技能,以後出問題,在我們平臺下一單就OK了,10分鐘就可以響應,半個小時就可以到用戶那兒快速解決問題。”

 

這兩個案子說明了什麼問題?

 

對於初創公司而言,招人難是不爭的事實,自建團隊往往人手有限、精力不足,在產品開發過程中容易遇到各樣的技術難題;即使是相對成熟的大企業,也難免會遇到臨時性的用人需求。以“项目制”按需僱傭是一種更爲可行的新型僱傭方式,短時間內幫助企業找到“外脑”专业人才。

 

正基於這個思路,神州光大提出了在IT服務領域,用共享人才的方法構建IT服務的生態環境。任何企業不需要養那麼多的工程師,構建那麼多的服務資源,平臺可以提供按需使用的服務雲資源,共享人才、共享IT服務資源。

 

人才共享模式在國內該如何落地?

 

人才共享模式的背後,是職場人對工作的重新定義,讓自由職業者和多重職業者成爲一種全新的選擇。今天很多公司採用的是僱員制,副總、總監,未來比較大的趨勢一定是平臺+自由人

 

神州光大致力於用共享經濟的方法整合所有的工程師資源,在幫助企業實現新資產的情況下,給工程師創造一個可以承載終生職業生涯的一個平臺。

 

一方面幫助企業交付,企業不需要養那麼多人了,如果人力使用的頻率不高,把這個人共享出來,以前這個人爲一家企業服務,現在以共享的方式爲多家企業進行服務,企業的成本一定會下降;另一方面,工程師的收入一定會增高,個人價值會得到增值。一起來形成一種聯合交付的、混合雲的交付,這就是IT服務的雲生態

   

目前,神州光大的工程師接近4萬人,到2017年年底的時候會發展到接近10萬人的規模。這個模式是C2B2B,工程師把技能賣給平臺,平臺把B的技能整合完了之後賣給別的B,這是一種有質量保證的企業級服務。   

 

神州光大的三個合夥人之前都是在上市公司做高管的,拿到數千萬元的股權激勵,爲什麼想出來做這個工作呢?目前,存量市場有700萬工程師需要用平臺的方式去優化,有幾十萬家企業做服務,給他們帶來輕資產的運行,利用這種模式可以降本增效,搭建生態,廠商、集成商和用戶在這裏面都有比較好的價值的連接點。

 

監管政策的驅動、自由職業者的福利待遇問題、平臺的可靠性專業度……無可否認,人才共享模式在國內還要經受許多考驗。但在未來,從這一新的理想概念到新的商業模式,人才共享終成現實。入俗語所說:行天下之大,攬服務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