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IT方案商的“老三标”与“新三标”

2017-12-11 15:05

業內對頂級IT方案商並無明確標準,但通常而論,具備以下三方面特徵,即可判定其市場地位:其一,年業務收入20億元以上;其二,多行業領域的綜合能力;其三,具備頂層設計能力。當然,此爲傳統標準,而兩年來,中國方案商思維模式已有變化,出現如下三項新特徵:其一,平臺運營思維;其二,“大协同”思维;其三,跳出IT思维。

 

 

頂級方案商的“老三标”

具體來看,參照2017年VAR500榜單,國內共有40家IT方案商年業務收入越過20億元門檻,其通用特徵爲在1~2個行業領域,處於統治地位,同時在3~5個行業領域,處於領先地位。

 

舉例說明,太極的政務、東軟的醫療、亞信的通信、中科軟的保險,都是其在業內具有標籤性,高辨識度的行業領域。而除此之外,以上幾家頂級方案商,還擁有3~5個強勢事業部,年銷售收入也在3~5億元之間。如果獨立拆分,也可進入VAR500榜單,相當於一家系統集成一級資質企業。

 

當然,除經營指標外,頂層設計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衡量標準。何爲頂層設計能力?同一行業不同領域的系統集成工程,不同應用軟件開發項目,重複100次就可稱具備頂層設計能力。當方案商熟悉政府每一個委辦局的業務流程,熟悉不同委辦局之間的協同規則、數據流向,即可完成智慧政務的頂層設計;當方案商熟悉政務、公共事業、應急指揮、交通、醫療、旅遊等不同行業子系統的建設規則,即可具備智慧城市頂層設計能力。

 

也就是說,頂層設計先是經驗,纔是能力。同一工作重複10次即是經驗,重複100次即可形成頂層設計能力。

 

平臺運營思維

以上爲衡量頂級方案商的“硬”指標,也可稱爲傳統指標。當然,如果依照此指標發展,部分IT方案商可以脫穎而出,但似也永無出頭之日。

 

通常而言,方案商業務貢獻的三駕馬車爲“系统集成”、“应用软件开发”、“IT服务”。這裏的IT服務特指運維服務,而非運營服務。但就如今趨勢觀察,越來越多的頂級方案商開始介入平臺運營服務。也就是說,十年前,方案商以建設“交钥匙”工程爲基本能力體現,現在則尋求建設行業雲,永遠不交鑰匙,永遠提供服務。

 

舉例說明,太極公司以太極云爲主體,向北京政務雲提供服務。該項目投入運營的一年中,已有40餘個委辦局的近180項業務系統,遷移至太極雲。而對於運營服務,太極則同時提供基礎服務和增值服務。用戶可以如面對普通公有云服務商一樣,根據業務需求彈性購買雲主機、雲存儲、網絡帶寬等基礎服務。同時,太極還可以基於用戶數據、運維數據、業務數據,提供安全、運維平臺、軟件分析等增值服務。

 

類似的模式還包括亞信集團。在物聯網領域,亞信具有平臺級能力,其已與國內某運營商直屬的車聯網公司合作,聯合開發TBOSS(TSP2.0)車聯網平臺。目前,TBOSS已支持寶馬、捷豹路虎、沃爾沃、戴姆勒、福特、長安、吉利等11個品牌,200餘萬車輛在線運行。

 

由此可見,運營服務正在成爲頂級方案商新的業務收入來源。其建設平臺,並在平臺中搭建“微生态”。今後1~2年間,將成爲中國IT新生態形成的關鍵期,頂級方案商如不能成爲生態組建的牽頭人,就只能成爲生態的參與者,當然,參與者在產業中的地位將被弱化,其頂級地位也將被取代。

 

“大协同”思维

與運營思維相對應,其實,背後已映射出頂級方案商的“大协同”思維。此前所說,頂級方案商均在多行業領域具有綜合能力。翻看東軟集團財報,其擁有207個業務方向,750 種解決方案及產品,但經過整合,東軟集團業務分類僅包括:醫療健康及社會保障、智能汽車互聯、智慧城市、企業互聯等四個領域。

 

舉例說明,東軟“大健康”業務羣組包括:社保信息化(醫保付費信息化等)、區域衛生和醫院信息化(各級衛計委等醫療監管體系信息化、HRP、醫院HIS、PACS等)、醫療設備(國產大型醫療設備CT、磁共振、彩超等)、健康管理(線下和線上的醫療運營管理)等四個模塊。在“健康城市”这一大的战略下,此四部分业务协同,形成“产品+解决方案+运营”的模式。

 

在此模式中,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被應用於健康管理、醫保費用合理規劃,大數據被應用於慢性病的治療、預防,以及自動的閱片。而IT系統、CT設備均可“免费”提供給用戶使用,醫療機構、醫科大學、商業保險公司、藥廠也將成爲生態圈中透明的一部分。當然,東軟正是生態平臺的搭建者。

 

跳出IT思維

再來觀察,頂級方案商跳出IT的思維。就像阿里巴巴從來不僅是家互聯網公司一樣,頂級方案商的格局也不僅是家科技公司。在他們如今的視野中,業務的主體是服務,但不限於科技服務,其收購和合作的公司也將不侷限於IT公司,而有可能是教育企業、稅務企業、醫療企業等。

 

舉例說明,神州數碼收購啓行教育,啓行教育與IT並不沾邊,以留學服務爲主。康邦科技是家教育行業方案商。在其成立的前20年中,以提供智慧校園解決方案爲主,5年前即已具備頂層設計能力。而在如今的康邦科技業務模式中,其已整合了師資服務資源、教育課件內容資源、教育空間設計能力、創客空間的全生命週期服務。更確切地說,康邦科技是家一所沒有圍牆的學校,一家以科技服務,但又不侷限於科技服務的教育服務商。

 

再舉例,在東華軟件的2017半年報中,泛金融行業業務收入約佔63%。演則優而導,2016年其成立華金在線,進入互聯網金融領域。顯而易見,東華軟件的解決方案能力,除可爲其互聯網金融體系打造核心業務系統,還可提供風險管控、金融業務創新等服務。當然,東華軟件此前服務過的100餘家地方商業銀行、100餘家農村商業銀行、1500家小貸公司,也都將成爲華金在線的客戶。

 

由此可見,用戶需要的是服務,而並不侷限於IT服務。頂級方案商也正在藉助運營思維、“大协同”思維,以及跳出IT的思維,爲用戶提供數字化轉型服務,與用戶共建業務系統,並進而完成從方案商,到服務商的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