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恒顿时噎住了,“皇上……”

一时间,气氛压得极低,这时,太妃急色匆匆地赶到了。

原本沈予是跟着来的,但她想到那些诡异的刺客,便让沈予先去调查了。

太妃看到顾墨寒神色怅惘地盯着殿门一动不动,再看看他胸口处的簪子依旧没有处理,更加揪心。

她蹙眉望着云恒,“皇后现在是什么情况?”

云恒小心翼翼地看了顾墨寒一眼,见他没有反应,才简单叙述了一下情况。

“怀赦王带来的女医正在里面救治,但是……皇后娘娘的情况不太好,已经,已经见红了……”

见红了?!

太妃脸色难看地后退两步,险些站不稳。

要知道,如果怀孕三个月还见了红,足以说明孕妇受到了多大的刺激。

可晚烟刚刚才失去了舅舅,若是连腹中胎儿也失去了,对顾墨寒的憎恨,势必会变得滔天汹涌。

但这种事情只能交给专业人士来做,他们在这里瞎担心,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而且,墨寒的伤势,必须尽快处理好才行。

她蹙眉,看着一旁的太医质问道,“既然来了,为何不帮皇上处理伤势?一个个愣在此处做什么?”

闻言,太医将头埋得更低,云恒也不敢轻举妄动,抿唇不语。

见状,太妃也算是明白了,肯定是顾墨寒不想治疗。

可她不会医术,这簪子也不敢轻易拔,怕反倒伤了顾墨寒。

皇太妃看着顾墨寒苍白的脸,有些心疼的红看眼眶,开口发问。

“墨寒,不是母妃责怪你,只是你现在这个情况,很糟糕。”

“母妃不知道你和晚烟之间怎么回事,但你怎么会射杀莫允明呢?你难道,就真的这么容不下他么?”

与其逼迫顾墨寒接受治疗,还不如从源头着手,问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若是顾墨寒的心结不解,他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