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外,顾其琛眸中带着笑意。

秦禾按传统,一拜祖师,二拜师傅,又奉了茶。

刘幸安也给她赐了行业内的名字,他想了好一会,笑道:“叫岁丰吧。”

秦禾拜师礼完了,也不一本正经了,皱着眉想:“岁丰?好像古时的名字。”

“你本名为禾,岁岁丰收不好?”刘幸安笑道。

“其实正经的拜师礼,要三叩首,还要你师娘在才行,不过现在也不搞那套了,这样已经不错了。”

刘幸安收了个十分妥帖衬心的徒弟,眼底的笑意掩不住,又禁不住拿师傅的款。

秦禾想了想:“行吧,反正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和师娘的养老我来管了。”

刘幸安眉眼间舒展着笑意。

他突然觉得在青城定居也不错了,如今有了徒弟在,一个徒弟半个儿呢。

再加上顾小子,晚年生活不会太差。

师徒两人聊了会,秦禾抱着那厚厚的书,跟抱宝贝似的看。

顾其琛这才上前敲了敲门。

刘幸安睨来一眼:“进。”这小子在门口站得有一会了,在偷看他徒弟。

本来乐见其成的刘幸安,如今收了秦禾为徒,秉承着半个儿的心态,开始审视起顾其琛来。

配他徒儿,还算可以。

顾其琛看向秦禾:“到了下班时间了,可以出发去夜澜会所了。”

秦禾抱着书,想了想,放到了抽屉里。

“师傅,我得去聚会,那边可能会有人喝酒,这书放在你这儿,省得沾了烟酒气。”

她一副珍视的模样。

顾其琛唇角微勾:“今天不会有人抽烟喝酒。”

“不是去夜澜会所吗?”阎宸那几块地,可不就是喝酒聚会的地儿。

秦禾跟着顾其琛出了联合部。

于景开着车,载着两人到了会所。

今天聚会的地方在一楼,夜澜会所的一楼有个很大的包厢,专供大型聚会的场地。

秦禾一进门,就沉默了下来。

大空间中,摆了两条长桌,是自助餐的模式。

中间有些桌椅,也有跳舞的地方,这就是一个晚宴厅的模样,加了几排桌子。

“阎宸是怎么同意你在他这儿这么造的?”秦禾小声。

顾其琛眸光中带了笑:“我把他从海城带回来了,他大约是十分感激我吧。”

这会联合部的人也都到得差不多了,一群人见了这架势,倒是十分开心。

只是一旁的墙壁上,贴着大字:禁烟禁酒!

禁烟倒能理解,禁酒?

有人试探着去喝一杯看起来像香槟的酒杯。

恩——冰红茶?!

很快,所有的人都发现了,高脚杯里装的是各色饮料。

众人有好酒的,有些心慌了起来。

“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好好喝一场的,辛苦了这么久,喝个大酒放松一下。”

“少喝点吧你,上次你喝多差点迟到!”

有议论声响起。

秦禾失笑一声:“为什么禁烟,因为我么?那我还不如不参加了,这么大个聚会,大家玩得不尽兴怎么行。”

无论是甜点还是自助的菜品,都是请来的大厨,精选的食材。

每一道都价值不菲,也越发让爱酒的人可惜这餐无酒。

顾其琛笑了:“没事,很快他们就会开心的。”

秦禾不明所以,跟着顾其琛到一旁的一张双人桌坐下。

这桌在角落,隐秘,但看向不远处的主席台时正合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