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丫鬟,但是她还记得初次见到牡丹的时候这小丫头眉清目秀,肌肤白嫩细腻,说是大小姐都不为过。

牡丹咬住牙,眼中盈满泪:“因为我没能嫁给你家二哥,小姐就让我去勾引你们村的刘远山,谁知道那刘远山去了河东郡,我连他的面都见不着,小姐就迁怒我,要将我卖到窑子里去,我不肯拼死逃了出来。”

柳穗觉得这人可怜有可恨。

而且就算是知道黄莺儿将牡丹卖到了窑子里,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惩罚她。

在这个时代,当主子的要奴婢丫鬟死,那就必须要死。

柳穗叹息道:“你现在什么打算?”

“三娘,我听说你人好,你能不能收留我?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勾引你二哥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牡丹一把抓住柳穗的胳膊,眼中含着祈求。

柳穗穿的并不少,但是被牡丹这么一抓,胳膊竟然疼的紧。

她面无表情的将牡丹的手推下去。

“你的卖身契现在在哪里?”

牡丹愣住:“在窑子里。”

“卖了多少钱?”柳穗又问。

牡丹迟疑道:“三十两。”

三十两的银子并不少,说明窑子里的人也是看出了牡丹长相甚好抱有期待的。

柳穗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这里是八十两,应该足够你给自己赎身,甚至还置办一些家产了。”

牡丹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接银票。

柳穗却拿开手,轻飘飘的银票躲过牡丹的手指。

“但是这银子不是白给你的,算我借给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