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月冉溪先前的吩咐,六儿见了月冉溪,也并未行大礼,只无奈地解释了一声道:“皇后娘娘,太子非要到这儿来,我也拦不住。”

这几日,慕容堇辰满心培养着麟儿处理朝政的能力,让麟儿几乎是半点儿闲空都不曾落下。

很清楚慕容堇辰的意图,月冉溪自是乐得与他沆瀣一气,白日里也不让麟儿到皇后宫中,吩咐着他好好在太子宫中学习。

自己身旁的小孩子已然够多了,吵吵闹闹,月冉溪一个人甚至都管不了大米小米这一对小调皮,更妄论去陪着咋咋呼呼的小话痨麟儿。

更何况,她和慕容堇辰都看得出来,许是因为弟弟妹妹众多,又或许是因为被小橘带大,小麟儿不过七岁左右,已经尤为少年老成,平日里除却话多这一点以外,其他的诸事都办得相当漂亮利落,让慕容堇辰都有些讶异,自然而然地,也很是放心地将部分朝政交给了他去处理。

麟儿再是老成,也不过是个孩子,他颇为委屈地注视着自家娘亲,苦哈哈地抱怨了一声道:“娘亲,我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你怎么也不关心关心我?”

他应付太师太傅时,是言之凿凿,一派老成又聪颖有加,朝务策论更是张口便来,让那一干老臣都为之夸赞不已,但一到了娘亲这里,麟儿撒娇耍泼的本事却是半点儿也没落下,亲昵地凑上前来,拉住了娘亲的手臂,面上佯装的委屈倒是当真容易让人一眼看到便心软了下来。

月冉溪早已经习惯了麟儿的性子,倒是不为所动,仍旧轻柔地拢着怀中的小安乐,毫不留情地瞥过了他一眼,道:“再过几年,这整个大夏估计就交到了你的手里,麟儿你总得多上心。”

这麟儿,从三岁起便跟着自己,若说刚开始见了麟儿撒娇这一套还能心软,如今已然是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