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徐墨都险些被敌人的箭矢射中,但徐墨却没有丝毫退缩的打算,厉声呵斥:“给我杀!”

“为了大梁,为了秦王,纵使血洒疆场,又何妨!”

徐墨嘶吼着,不断挥舞着手里的步槊,劈砍着冲上来的敌人。

徐墨不愧是北溪县主将之一,战斗力毋庸置疑,每一次出手,必有一人被徐墨当场斩杀。

在五十个身披重甲的护卫拥趸下,徐墨犹如战神一般,大杀四方,身边堆集的敌人尸体,越来越多。

可惜,任凭徐墨再神勇,也无法改变结果。

他们已经被敌军团团包围,除非发生奇迹,否则已经必败无疑。

徐墨扛着步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睁得老大,尽是不可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为何局势变化的如此之快?”

“这么多敌军,难道都是从天而降不可?”

徐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些层出不穷的敌人,已经超出了徐墨的承受极限,到现在为止,徐墨甚至连这些敌人,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都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箭矢,已经犹如倾盆大雨一般,朝着徐墨罩了下来。

周围的护卫,连忙举起盾牌,紧密挤在一起,将徐墨保护在中央,苦苦抵挡着敌军的箭矢。

如此一来,这些护卫,就无法再腾出手,应付周围已经逼近的敌人步战。

“为了秦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