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道长还说,黎沁雯的八字特别硬,容易克夫。

跟她在一起的男人,非死即伤。

黎沁雯一听,心底顿时就开始打鼓了。

认真回想了一下,似乎还真是这样。

当年,她跟江森昶结婚,江森昶很快就被江家抛弃,她刚刚生下孩子不久,江森昶就因为丢了女儿导致精神失常。

好好的一个英俊小伙,一下子成了疯子,一疯就是二十多年。

而她跟丘梁辉在一起的时候,丘梁辉前期多风光啊,要地位有地位,要财富有财富,应有尽有。

可就是因为跟她求婚,结果死在了雪山上。

这岂不是就应了道长说的非死即伤吗?

现在江森昶想跟她复婚,万一她再把江森昶克了怎么办?

都这个岁数了,万一有个好歹,那可是悔不当初啊!

要说,她对复婚这个事情不动心,那是假的,骗人的。

江森昶跟她相处的这些点点滴滴,她早就看在眼底,记在心头。

可就是跨不过心头的这个坎。

她是真的害怕,江森昶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一命呜呼。

少来夫妻老来伴。

她到了这个岁数,也越发重视老伴儿了。

所以。她宁肯一直这样不清不楚暗地里交往,也不想让江森昶冒这个风险。

今晚女儿女婿的一番话,让黎沁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她索性不睡了,倒了一杯红酒,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夜色发呆。

她不知道的是,隔壁的江森昶也没睡着。

江森昶倒没有喝红酒,而是抱着一本书发呆。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书都拿倒了,就那么呆呆的出神。

他也想不通,既然黎沁雯已经跟他重燃旧情,为什么就是不肯跟他复婚?

是他做的还不够好吗?

是他还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吗?

但是这些话又不好问,因为问了也是白问,黎沁雯绝对不会告诉他真正的原因。

所以,除了干耗着之外,他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森昶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第二天天色刚亮,江岑烁精力旺盛的已经如同脱缰野马,嗷嗷的冲出去跑步了。

保镖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这位小少爷有个磕磕碰碰。

江沫跟宴川倒是放心的很。

男孩子嘛。

受点伤也无所谓,但是一定不能束缚天性,趁着还能玩,就多玩玩。

毕竟用不了多久,他想这么疯都没有机会疯了。

他的家庭教师,已经针对他的情况,制定了一系列的课程计划,就等着实施了。

“井叔叔,早!”江岑烁老远就看到井子安,于是停下脚步,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早。”井子安看到江岑烁,明显的很高兴,忍不住蹲在江岑烁的面前,看着他说道:“怎么起的这么早?”

“因为我要锻炼呀。”江岑烁苦着小脸回答:“耽误下功课,会被我的武术教练惩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