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慎修对于她来说,就像一个等了盼了五年的大奖。

以为就要开奖了,没料到,一个女人跳出来,抱走了属于她的奖。

她心头不舒服,也不想回去让爸看见自己掉眼泪的样子。

转身疾步就走出去,一直走到最尽头最安静无人的地方,才到处找纸巾,想要把眼泪擦干净,却到处没找到。

正这时,一只手拿着一包还没开封的纸巾过来。

朱娇娇吓了一跳,猛地转身,看见一个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站在面前,眼泪顿时吸进去:

“……苏总?”

她竟然被苏蜜的哥哥看到委屈地偷哭!

太丢人了!

要是苏谨杭跟苏蜜说,她还有脸吗?

苏谨杭颔首:“擦擦吧。”

朱娇娇从没见过这么澄净纯粹的眸,令人安定,舒服,丝毫没有瞧不起或者取笑。

还有,苏蜜的这个哥哥,长得真的……

很好看。

是和霍慎修完全不一样的好看。

其实,刚才苏谨杭挽着苏蜜的手进场时,她惊鸿一瞥,也注意到了苏谨杭的俊朗。

尤其在大部分都油腻老道、甚至老奸巨猾的商人中,他就像一缕格外不同的清新春风,迎面拂来。

商场中的男人们,无论年龄大小,都有种野兽的嗜血气质,野心,世俗,圆滑,精干。

霍慎修,其实也不例外。

但——

唯独这个苏谨杭,却干干净净,似乎并没什么争夺竞争的心。

比起商人,他更像是个初心不改的纯净阳光少年。

和他在一起,应该很舒服。

只是她更惊讶苏蜜也来了,也没来得及多欣赏。

她心情无端平静下来,接过纸巾,背过身去,擦干净眼泪,才转过来:“谢谢苏总,其实我没……”

苏谨杭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我不会跟别人说。”

朱娇娇松了口气,看着他的目光更是感激。

苏谨杭蓦然道:“朱小姐,你真的喜欢霍慎修么?”

朱娇娇被问得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继续:“朱小姐,我并不是替我妹妹说话,但你和霍慎修真的不合适,他不喜欢你,而你,其实,也不一定有多喜欢他,对不对?”

朱娇娇一愣,接着,鼻子一酸,感觉他每个字似乎都敲打在了自己的心上。

苏谨杭叹息:“希望你能真的认识到自己的内心。何必为了一个其实并不算了解的男人,与别人争来抢去?”

朱娇娇看着他说完话转身离开,盯着她背影,发了会儿呆,才振作精神,也回去了。

……

苏谨杭进宴会厅落座,苏蜜又看见朱娇娇也尾随进来,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跟朱娇娇一起进来的?”

苏谨杭拿起一杯酒,抿了口,单臂架在沙发靠背的一侧:

“跟她去说了两句。”

苏蜜坐直了:“你不是劝她去放弃霍慎修吧?”

苏谨杭耸耸肩,不置可否。

苏蜜无奈:“……哥,求你别做这种幼稚的事了。”

“这怎么叫幼稚?而且,她也听进去一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